首页 »

“APP要被抢注了!”“90后”诈骗团伙专骗中年创业者

2019/8/14 10:24:30

“APP要被抢注了!”“90后”诈骗团伙专骗中年创业者

 

一通简单的电话,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骗局,骗子严密配合,给被害人精心织起一张大网。接到诈骗电话,人们往往自信自己能够辨明真伪,但哪里想到骗子策划了后续一系列动作佐证自己的“可信度”,让受害人对其信服不已,甚至对骗子的指示“按部就班”。

近日,闵行区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对四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这个“90后”团伙成员最高为中专学历,他们瞄准中年创业者进行诈骗,骗到12人,涉案金额上百万元。

 



骗子精心设局,创业女子步步掉坑

 

41岁的丽萨女士投入到创业大军里,选择了有色金属这一垂直细分领域。今年2月,她创立的“七彩金属网”App(化名)上线后,接到很多网络公司电话。

 

“有客户出价680万元想收购你的APP。”上海凯乙网络公司的业务员小丙多次来电,但丽萨觉得价格还能再高一些。后来,小丙又将价码提升到860万元,还答应给丽萨一些干股,丽萨动心了,她决定从昆明直飞上海,看看凯乙公司的情况。

 

就在她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接到了几通电话。先是一个深圳公司的电话,对方问她的APP有没有在“互联网+”上注册过,如果没有的话,他就要提出申请了,申请成功后会给丽萨一定报酬。随后,又进来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称很愿意花大价钱收购她的APP。

 

当丽萨在上海虹桥机场降落后,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对方自称是北京互联网注册中心的严小姐,“我们的注册中心收到来自深圳的第三方提交的‘七彩金属网’互联网+平台注册申请。您作为七彩金属网的第一持有人,可以驳回第三方的注册,不过要在24小时的保留期限内驳回申请”,并留下一个热线电话。丽萨回拨热线电话,对方却说自己是前台,具体情况是后台在处理。

 

在凯乙公司,客户经理甲某接待了丽萨。他叫来“技术员”乙某给丽萨介绍,乙某声称注册了“互联网+”就能享受到国家的政策补贴,并且买家收购App时也需要注册“互联网+”。乙某又说,丽萨的App要变得更完整,买家才乐意收购。如果被别的公司抢注了,会影响平台资源的完整性和收购价格。丽萨对此深信不疑。

 

丽萨马上办理了注册手续,签了一份一年的合同,花费了两万元。刚走出公司大门,北京的严小姐又打来电话,电话里说“App只注册一年的话是无法驳回深圳的抢注申请,至少要注册3年以上”。丽萨转头就回凯乙公司,续签了一份延期到3年的合同,又花费了4万元。

 

飞回昆明后,她又接到严小姐的电话,“深圳公司提出要申请抢注平台后7年的‘互联网+’!” 出于怕被抢注的心理,丽萨立马联系凯乙公司乙某将合同延长至10年,快递了签署合同,又打了14万元至凯乙公司,凯乙公司将收据寄给丽萨。

 

4月13日,严小姐又发短信称“深圳公司又在提交全球商务名址”,需要丽萨驳回。丽萨觉得太麻烦,就询问严小姐有没有方法使其他人无法恶意抢注。严小姐推荐了凯乙公司的“全网保护”。丽萨又通过快递和凯乙公司签了10年合同,转账30万元。

 

注册完“互联网+”后,却没有买家联系,丽萨觉得奇怪,致电乙某询问,对方却说“你的App资源完善,价值高,很多买家收购不起,有买家会帮我留意的。” 就这样,丽萨一步又一步陷入了凯乙公司的圈套中,花费了几十万元却再也没有听到买家收购的消息。

 



“让被害人内心焦灼,同时骗取信任”

 

像丽萨这样的上当者不止一位。今年7月11日,小伟至公安局报案,称上海畅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化名)谎报称有人收购其网站,骗他签订服务合同,支付了3.4万元,后该公司人去楼空,失去联系。很快,犯罪嫌疑人甲某等人被抓获,案件告破。调查发现,畅游电子商务公司与凯乙公司系同一套人马。

 

公司负责人甲某说,“凯乙公司主要以转让App为由骗客户到公司,时间久了,公司其实没有为客户办理过转让业务,客户会来闹,怕新客户看到影响不好,就搬到了闵行,更名为畅游公司。” 直到小伟报案,12名被害人的受骗事实才浮出水面,丽萨正是其中一员。

 

经调查,2016年2月起,这批犯罪嫌疑人谎称有买家高价收购客户的APP平台,将客户诱骗至公司,虚构他人抢注、买家需求等理由,要求客户办理“互联网+”、“国际端口”等业务,从中骗取钱款,涉案金额达上百万元。

 

“他们的骗局主要针对40至50岁事业有成有一定经济实力的App持有者。他们乐于接受和利用新知识、新资讯扩展事业,有一定投机心理。过往的成功打拼经验,让他们对自己非常有信心,也更容易落入骗局。”闵行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指出,犯罪嫌疑人利用了他们对“互联网+”、“全网保护”、“国际端口”等概念不了解来忽悠受害人,由此骗取数额不菲的注册费。

 

与互联网相关的新技术日新月异,许多人对此不甚了解,半信半疑之间掉进骗子陷阱。不久前,奉贤区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一利用收购网络“关键词”为名实施诈骗活动的犯罪团伙4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2016年1月初,上海奉贤的王先生接到了章某打给他的电话,章某在电话中询问王先生,他持有的关键词“手推车”、“商业设施”是否愿意转让。过了两天,王先生在杨浦区安波路上的红苏公司见到了章某,章某及经理许某等谎称北京北极光投资有限公司愿意以600万元收购王先生所有的关键词“商业设施”,但要办理好配套的版权证后才能交易,红苏公司可以代理办理版权证书。

 

骗取了王先生的信任后,1月11日,许某等人诱使王先生与红苏公司签订《网络资源代理协议》等,约定北极光公司支付履约保证金后,王先生向红苏公司支付版权证代理费。随后,许某等谎称北极光公司已支付保证金,并PS了汇款到账凭证诱骗王先生支付了5万元版权登记代理费。结果可想而知,王先生等了十多天也无下文,前去查看已是人去楼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IP地址、域名和网络关键词成为三大互联网名称资源,拥有巨大的市场。近年来关于网络名称资源的交易也越来越多,受到的关注也越来越大。网络名称资源的背后是巨大的商业利益,而一些不法分子也开始盯上这一块大蛋糕,我们不能忽视在商机背后隐藏的安全漏洞。

 

“请问是王庆先生吗?有一位湖北的冯总想要收购你注册的‘上海金融’域名。”2013年11月1日,王庆接到一位自称是国家工信部互联网产权交易中心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接到电话的王庆,乍一听到自己的域名将被收购,立马就慌了,正手足无措时,另一个自称产权交易中心主任的人向他推荐绿屏公司帮助他抢注域名,王庆很快就上钩了,他在案发前的4个月内向这家绿屏公司转账了140多万元人民币。

 

办案检察官发现,像绿屏公司这样以“抢注域名”为主的公司不止一家,这类公司已经形成了一套模式化的诈骗的手段。以受害者手中持有的域名为饵,以域名遭人抢注为由头,摸清受害人的底线,抛出各种“不得不抢注域名”的理由,逐步瓦解其心理防线。同时,对受害者进行轮番的电话“轰炸”,虚构政府机构工作人员向受害者推荐绿屏公司,伪装第三方抢注公司证明抢注“真实性”,假装其它技术公司工作人员开出比绿屏公司更高价的“天价”,来衬托出绿屏公司的“低廉实惠”,让受害者在第一时间措手不及,在之后的电话中手忙脚乱,错失辨明诈骗电话的时机,最终让受害者一步一步走入他们设置的陷阱。

 

承办检察官提醒,遇到“天上掉馅饼”的事,千万要多留个心眼,这类收购骗局与中奖骗局、捡钱骗局如出一辙,都是利用人们的贪婪心理行骗,尤其不能过于轻信。

 

“他们利用被害人惶恐公司受损的心理,让被害人内心焦灼,同时骗取被害人的信任,以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检察官提醒,在遇到有交易意向的购买者时,一定要保持警惕,谨慎核对对方信息的真实性,最好通过正规合法的交易平台进行交易,不要随意听信他人,白白送出钱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